寂寞飘雪

雷卡不拆不逆 骨科很棒 有些潔癖……(,,・ω・,,)

我是灣家人:3

會為了自己快樂,也會讓懂我的人快樂。

十诫诗

*雷卡 超有爱(大声

*是甜的哇

*ooc属于我

---------------------------------------------------------------------------------

第一最好不相见,如此便可不相恋。

如果没遇见您,我们是不是不会交换着炙热的氧气?

第二最好不相知,如此便可不相思。

若没有那次的偶然契机,我是否不会想念你的美好一切?

第三最好不相伴,如此便可不相欠。

如果说伴您那是枷锁,我依然愿伴您左右。

第四最好不相惜,如此便可不相忆。

若是爱的撕心裂肺,那便是重要到刻骨铭心无法忘记。

第五最好不相爱,如此便可不相弃。

如果我们没有在一起,您依然是我不离不弃重要之人。

第六最好不相对,如此便可不相会。

若是场惊鸿一瞥,是你,我们的平行线才能交汇。

第七最好不相误,如此便可不相负。

如果说是我们耽误了对方,那何来辜负这一词?

第八最好不相许,如此便可不相续。

倘若不是和你共赏月色,那何谈往后的日子?

第九最好不相依,如此便可不相偎。

如果不是与您成双对,那我宁与寂寞相依偎。

第十最好不相遇,如此便可不相聚。

若没有当时的初遇,那此刻我身旁还拥有温柔的你?

但曾相见便相知,相见何如不见时。

无法解开的红线,死死的缠绕在一起,为了遇见您,我们相知、我们信任,直视着的是湛蓝的海洋与神秘的宇宙,碰撞在一起,见您,就算伤痕累累,也愿。

安得与君相诀绝,免教生死作相思。

将缠绕的死结一一解开,就算忘记关于你的所有一切,就算忘掉前世轮回抑或忘掉昨日的你,你与我相伴的每一刻,我都倾心全力的去爱你,遗失的记忆倘若无法找回,那就与我携手堆砌未来,为你。

“大哥,今夜月色真美丽。”

“那今后每个夜晚都与我共赏它吧卡米尔。”



----------------------------------------------------------------------------------

寫完都覺得好甜,寫的超級快樂的(咦?

雷獅和卡米爾真的好相配,十誡詩我是以自己的理解下去描述雷卡的,這首詩的本質是傷感別離,但他們並不悲傷,從沒離開過,不能分離何談難過。
文笔是小渣渣(土下座

謝謝停下來看的你(手動比心

如何用正常的观念去谈恋爱?

雷卡真的很有爱(手动比心

雷18×卡15(和官方一样,虽然好象用不到…

ooc属于我

••••••••••••••••••••••••••••••••••••••••••••••••••••••••••••••••••

青春就是挥洒汗水,然后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

今天就让我们的雷狮老大教会你恋爱的步骤。

〉第一步:向对方宣示你的爱意(大约三分钟完成。)

两情相悦,恭喜成为人生胜利组。单相思,赠送你一张好人卡,失恋快乐。

〉第二步:牵牵手、一起踩着夕阳余晖回家(需要一辈子的时间,分手就另当别论了。)

滋长好感,感情升温,现处慢热期,恋爱必经过程,祝你初恋愉快。

〉第三步:约会、约会、约会(看你想要的效果,程度有所不同,杀伤力也会有所高低。)

约会的流畅度是要做足的,有小惊喜或浪漫分子存在是很大的加分。

〉第四步:交换带有对方气息的轻吻(因为不是激情的法式re吻,所以青涩的感觉极佳,请把心思放在心灵的享受。)

注意好力道,喀到牙齿是挺疼的,但也说不定会有意外的效果。

〉第五步:哄哄吃醋的恋人(这是攸关技术高不高超了,一分钟到几小时都有可能发生的。)

有时吃个醋,有义身体健康,但建议请勿过量,后果不堪设想。

〉第六步:……




“等等,卡米尔。”雷狮皱眉扶额打断了卡米尔接下来要说的步骤。

“怎么了吗,大哥?”卡米尔将视线从书中移到雷狮的身上,不解的看着雷狮开口询问。

卡米尔手上拿着的是一本《恋爱入门指导手册》,他昨天向卡米尔告白成功,然后他也答应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会坐在这里听着卡米尔的恋爱教学,雷狮有些头痛。

雷狮无奈的开口:“这是你谈恋爱要经历的步骤吗?”

“是的,这是恋爱指导的书上是这么写的。”卡米尔十分认真的点了点头,真挚的口吻,让雷狮一时之间不知怎么答覆。

突然非常跳脱的说了一句:“卡米尔,你还听我的话吗?”雷狮的口气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疑问句,而是一个激问。

“是的,大哥。”普通的句子,从卡米尔口中说出,是一种坚定的滋味。

雷狮把站着的卡米尔扯入自己的怀中,胸膛仅贴着卡米尔骨感的背后,紧紧的抱紧他。

“别看那种傻子的恋爱教学书,就让你大哥手把手教你如何谈恋爱。”

“大哥……”

“嗯?”

“您好象挺懂恋爱的…”卡米尔平淡的回头,意味浓厚的看着雷狮。

雷狮笑着想:‘小傻子’

雷狮暧昧的说:“当然懂,对你是无师自通啊。”

心灵与世界观完美融合,卡米尔在一瞬间明白,这是书中叫做‘调戏’的词语,耳尖微热。

“好了,跳过那些慢死人的步骤,谈场属于我们风格的爱情。”



灼热侵略的shen喉吻。







______End

••••••••••••••••••••••••••••••••••••••••••••••••••••••••••••••••••

試著寫了零虐點的甜文,就覺得雷卡怎麼那麼美好,文筆還有些不純熟,謝謝停下来看的你們!

[雷卡]等你回到过去与我相遇

单纯的雷卡而已

ooc属于我

赞叹他们的美好

懊悔做出的决定,一次次回到与你相遇的时刻,只为了算计着正确的选择,生厌吗?不,只是,想要去改变未来,哪怕重复着这一天,我也想要你好好的,别离开,我们约定过,我回到过去,等着你的到来,我们在一起共赏每个繁花盛开、初雪落下……

•••••••••••••••••••••••••••••••••••••••••••••••••••••••••••••••••••••

喧嚣、繁华、吵闹、烦杂,夜晚的街区霓虹乍现;与你擦肩而过的陌生人共享着你们上一秒的回忆,然后忘记彼此,每个人心中都锁着秘密,只看你有没有打开它的钥匙。卡米尔漫无目的的走在街头,拉了拉那条柔软的红围巾,压低帽檐,大半的个脸旁都被好好的挡住了,剩下犹如冬日冰湖的那双眼睛,看不清里面饱含着什么情绪,慢慢的走到无光的尽头,寂寥的黑夜与此相伴。

4月10日

“……尔”

“…米尔”

“卡米尔,卡米尔?”

刹那间,从发呆中脱离,“嗯?”卡米尔缓慢的从一堆病例中抬头,看向呼喊他名字的少女。

安莉洁睁着清澈的眼睛看着卡米尔缓缓的开口:“遍体鳞伤…还在挣扎着的…可怜之人…”,她在聆听着……心脏深处的声音,忧伤、愤怒、委屈、泪水,全部都融合成了一块,被牢牢的禁锢在卡米尔内心最深处的地方。

卡米尔眯起眼睛皱起眉头,冷冷的看着安莉洁…这个空间里开始产生了无声的压力,让人无法恣意的呼吸,或许旁人听了是个无法捉摸的发言,但卡米尔清楚的明白了,那是他最深处的自己,不想去挖掘、刻意去忘记的事情……他只知道,不想…再受一次伤……然后选择遗忘。

安莉洁闭起那洞察人心的双眼,十指交扣,彷若虔诚祈祷着:“你…深处是这么告诉我的……我能为你占卜喔!”。卡米尔撇开了眼神说:“刚才叫我做什么。”转移了那个他无法再接下去的话题。

安莉洁愣了几秒钟才想起,“丹尼尔…找你。”然后看着卡米尔僵硬的起身,与她擦肩而过,“我不太明白呢…”

紊乱、迂迴、分歧,刻意遗忘的回忆,不愿再去想起,但,到底遗忘了什么,为什么要遗忘?在哪…脑海中寻找不到一点有关童年的片段记忆,是谁?空白一片,混浊、晦暗…我遗忘了什么?

卡米尔拖着时间慢悠悠的的走到丹尼尔的办公室前面,适当的力道敲了敲木制的房门,里头声音不大,温和的传来一声,“请进。”,轻缓的开启那看似沉重的房门,平静的走了进去。

碰──

身后吵杂声音已经听不见了,完美的阻挡起来,宁静。

丹尼尔有一副好皮囊,温和的声线,激励人心的发言,他是这家心理诊所的院长,也是一名心理医生。他温柔的微笑,让卡米尔坐下,放下手上那本《弗洛伊德及后继者》不缓不慢的問:“最近怎么样?”,空间内拥有着舒压的清芳,无可挑剔的品味与摆设,可是,卡米尔无心欣赏,只有感到语中无形的压力:不好,糟糕透了。

端正的坐在柔软的沙发上,不显于色的回应:“还不错。”内心的焦躁悄然升起,自己也不明白原因,紧绷的弦,快要断裂。

丹尼尔笑了笑,泡了一杯花草茶递给了卡米尔,幽幽的薰衣草香飘出,熟悉的味道,是谁?

丹尼尔维持着温暖的微笑,“是吗,有工作上的问题能随时来问我。喝喝看,我对我自己的手艺还挺有自信的。”

卡米尔拿起那杯丁香色的花茶小口小口的的喝着,心情渐渐的沉静了下来,有点…想睡……安心的气息,毫无防备,沉入令人眷恋的气味。

丹尼尔看着沉沉入睡的卡米尔,闭上眼睛:

“这样就好了吗…雷狮?”

“卡米尔、卡米尔!”

声音很近,柔软、芬芳的气息、缱绻的呼唤着卡米尔,谁…是谁…谁在叫我?

睁开双眼,入目的是余晖夕照残阳晚霞,顺着被日暮拉长一对成双的影子望去,看见两个小孩拉着手,应该是一对兄弟,他们小小的身子踏在满是被樱花覆盖的泥土上,他听见叫高大的那个孩子说着:“等到夏天,我们一起去看海。”,语气满是开心。另一个娇小的孩子回答:“大海是什么样子的…?”柔软的声音带着疑问…

卡米尔认出,那是…自己…童年时的自己,那…在他身边的又是谁?

高大的孩子笑着对他说:“大海,是你眼睛的颜色,很美,它广大无边…走吧卡米尔,我们该回去了。”

一个转身,他看清楚了牵着他的小男孩,俊美的脸庞、好似承载着星空紫色的眼眸,清澈、明亮,是让人印象深刻的孩子,那自己为什么会忘记了呢?

你是谁…是我忘了你吗…为什么我的心脏会那痛……

他们转身,象是没看到卡米尔一样,直接穿过他的身体,拉着小手踏着欢快的步伐往家的方向离去。

蓦然间,场景瞬间转换,他看着幼小的自己踏着愉快的脚步,感觉要去找谁一样,只好有些迷茫疑惑的跟了上去,卡米尔还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他看见了是刚刚那个紫色眼眸的孩子,他灿烂的笑着,听见了自己喊了一声“大哥!”原来那时后的他还是一个爱笑的孩子。

大…哥…?愣愣的看着他们,讶异…脑中闪过一个模糊的身影……

“你来啦卡米尔!走,我们先去拿点食物,再一起去屋顶上看流星。”说完就拉着小卡米尔行动了起来。

有要想起来的感觉,但是还是没有办法,头痛欲裂,只好皱着眉头,提起脚步跟在他俩的身后。

他冉冉的跟在他们后头,看他们到厨房拿了点面包,抓了一大把的糖果饼干,塞进口袋塞,收获满满,看着两个小孩手法老练,应该是时常做这种事情吧;之后他们走往后头无人的废弃旧宅。卡米尔跟在他们后头一起攀爬着爬满藤蔓的斑斓石砌围墙,被自己叫为‘大哥’的小男孩率先伸手勾住了屋簷俐落的翻上了废弃旧房的屋顶上,回过头拉了拉身高还不够的小卡米尔,让他稳稳的踩去,他们一起坐在屋顶的中央等着成群的流星雨划过陪衬的黑夜,卡米尔站在他们身侧,看着漆黑的天空,不知想着什么。

四周静谧。

一颗、两颗、四颗、九颗,越来越多的流星耀眼出场,吸引他们的目光,划破黑夜,划破这场宁静,夺目。

“大哥许愿吗?”卡米尔听见自己兴奋的问着‘大哥’。

男孩道:“当然!”说完后站起身,大喊:“我雷狮,会去抓住自由的。”,喊完嚣张的笑了笑,低头问了小卡米尔:“你呢?”

雷狮?心中的监牢被狠狠的撞破,冲出来的是那些遗忘的过去,那是他的大哥、他未来的爱人,名为雷狮……

他听到年幼的自己坚定喊着:“我永远追随着雷狮大哥,到哪都不会离开您!”

“是吗?说好了,托付彼此,拉勾。”这是他们的约定,也是雷狮少有的孩子气。

他们恣意的笑着,勾起小拇指,完成了一个承诺。

骗子、骗子、骗子,那你在哪里大哥,不是说好了吗……遗失的记忆大量挣脱束缚它们的枷锁,过隙白驹,捂着嘴,控制不住颤抖的身体,眼泪滂沱,被巨大的悲伤垅罩……遗失的记忆还没结束…还在…持续播映着……

悲惨的私生子、恶言相向的人们、为他伸手庇护他的皇子、欢乐的日子、抛下贪婪的家族、踏上只有他们的旅程,自由…

最后的最后……

鲜血、利刃、猜忌、交锋。

是染血的自己紧握匕首,而雷狮抓起那拿着利刃的手,狠狠刺向雷狮自己的心脏的画面,是雷狮和卡米尔一起杀了雷狮。

但就算没这样做,遍体鳞伤的雷狮,也会因为血液快速流失而死的,他更私心希望,是卡米尔将他的一切收回。

他们放开扼杀心脏的手转为十指交扣,抱紧彼此,画面象是他们虔诚的跳着华尔滋,将全部交给在共舞的舞伴,溺死在蓝紫色的海洋,不可惜。

雷狮温柔的微笑,梳拢着卡米尔凌乱的发丝,而后又轻抚滑落热泪的脸颊,呢喃软语的道:“嘘…别哭…这样就结束了,你知道的,我很爱你。”轻柔的吻着卡米尔的唇瓣,雷狮的温柔只给卡米尔,也只会给卡米尔。

有些事情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好比雷狮对卡米尔的爱。

就象卡米尔对雷狮的爱。

啊啊……别丢下我,大哥……

一曲终了,卡米尔紧紧的抱着雷狮痛哭,意料之中的离别,但也是意料之外的结果。

“别连离开都那么自由啊…这次我不想听您的话…回来好吗…大哥……”

撕心裂肺的分离,痛到麻木,就会感觉不到疼了。

惊醒。

A Dream Within A Dream.

梦中梦。

错愕的摸被打湿的脸庞,止不住的泪水疯狂的滑落,打湿了身上的薄被…

突然间,被拥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熟悉的气息安抚着慌乱的神经,“怎么了,卡米尔?”温柔的问着,放下平常那些嚣张跋扈的语气,有些一丝紧张担忧的口吻参杂其中。

卡米尔抱紧了雷狮蹭了蹭他结实的胸膛,安心了不少,心脏还在跳动,需要些时间…整理一下心情、缓和一些情绪…

雷狮也不心急,轻拍、抚摸着卡米尔瘦弱单薄的背后,指尖滑过那些明显突出的骨头,耐心等着卡米尔开口。

“大哥,我做了一个梦中梦…”

“梦里我将您遗忘了,再次沉睡的我,想起了过往的一切,但最后…我拿着匕首,您拉起我的手,用力刺向您的心脏,抛下我一个人,就走了……”卡米尔有些颤抖的说着,心境还没完全的转过来。

雷狮低沉磁性的声音,象是有着魔力的说:“听好,卡米尔,我不会离开你,当年我能带你离开那个破地方,我现在还是有本事带着你去到任何一个地方。”如果他们缺少了另一方,那剩下的那个人,也只是个不全的残缺品罢了。

卡米尔享受着雷狮柔暖的拥抱,轻声的说着:“But a dream within a dream?”声音犹如温柔婉约的情人般,倾诉着内心想要获得一个爱人的轻吻。

雷狮有些缱绻的勾起了一抹笑意,标准、深情的唸出了

“All that we see or seem

Is but a dream within a dream.

Don't be afraid.”

心脏还在跳着,他们相拥入眠,皎洁的月光微微透入,他们身上没有所谓的伤痕,只有他们为未来每一天创造的故事。

我会带着你一起去往无知的彼方,如果终有一天死亡将我们分离,我也会毫不犹豫带上你,任谁都不孤单。

我会跟着您一起前往无知的彼方,如果终有一天死亡将我们分离,我也会毫不由于追随您,任谁都不孤单。

9月4日___

晚安,祝一夜无梦。


                                                                                 fin__

•••••••••••••••••••••••••••••••••••••••••••••••••••••••••••••••••••••

《弗洛伊德及其後繼者》是一本心理學的書,如果對心理諮商有興趣,能去找找看。

卡米爾和雷獅的對話是出自於美國詩人艾倫·坡(Edgar Allan Poe)的《A Dream Within A Dream》(夢中夢),很抒情的一首詩,描寫的內容很美。但最後面的Don't be afraid.是我自己加的。

玩完‘我在七年後等著你’的產物,想着雷獅如果把溫柔表現出來是一個什麼樣子的感覺,基本上劇情的構想跟我原来要的呈現的不太一樣,但還是挺開心能寫完它的。謝謝停下來看的你們!

[雷卡]四十朵玫瑰

快乐的骨科 雷王星骨科恋超级棒

*年龄操作有。

雷×卡   微 安艾

ooc属于我

••••••••••••••••••••••••••••••••••••••••••••••••••••••••••••••••••

*正文

你说,上帝为什么要给予我们那么多的感情?我并不是不在乎,而是用情过剩的我……该如何去宣泄、 去表达我对你渴求的爱慕?

*

盛夏,炙热的太阳、升温的海水、溶化的冰棒,呼吸着温热的空气,羞涩的牵着对方微微发汗的手,交织着青涩的恋情,这些是高中生刚萌芽的初恋;但这都和卡米尔没有关系,他停下脚步,头微微一抬,打开手,投射下的阴影为他挡住刺眼的太阳,近乎呢喃的对着自己说:“已经是…夏天了吗…?”失神的片刻,貌似平静的没有烦恼,只有他知道…压抑过剩的情感,像头野兽般撞击着他的心房。

“卡米尔”雷狮慵懒的靠坐在他那辆白色Aston Martin DB11 V8,悠悠的叫着卡米尔的名字,脸上的傲气不减,嘴角勾起的弧度也有些狂傲,或许他自己也不知道,他为数不多的温柔以及耐心都给了正向他走过来的小堂弟。

“大哥”卡米尔站在雷狮的面前回应着,就算内心的情感再膨胀,长年来的处变不惊、冷静的表情,也足够在面对雷狮时形成一种「安全」的屏障,他们都是沉迷在这场游戏的当局者。

“下午有课吗?和我一起去应付家里那些不自量力的老头们。”雷狮带点轻挂的口吻,又眯起那双像承载着宇宙勾人的紫色眼眸道:“我可不须要那些无能的杂碎,上车吧 卡米尔。”雷狮前面的话语带点了嘲讽般的口吻,又转回强势温柔的语气叫卡米尔上车。

卡米尔沉默的拉开车门,坐了进去,关上,沉默了半分钟才回应了刚坐到驾驶座上的雷狮,平静的道:“下午没课了,老家那里捅出了什么大事,需要大哥去插手?”

雷狮嗤笑,“小人物而已,我要的只是后面那些他们认为不重要的交易,真可笑。”

卡米尔看向雷狮:“大哥,别小看他们,为什么小人物还需要你的出面?”他皱起了眉头。

雷狮轻笑的说:“嘉德罗斯,代号God,别想太多,我不会动手的,没必要为了他们,打破我们几个微妙的势力。”卡米尔依然皱着眉头道:“那您要怎么应付老家的那群人?他们也不是那么好唬弄过去的。”

奔驰的跑车,停在了正在倒数秒数的红灯下,还有五秒,足够雷狮说完他那让卡米尔动容的话语,雷狮不做无法兑现的承诺。

5___

他勾起嘴角,止不住的璨笑,他的柔软只有他碰的到,望向那抹比天空还蔚蓝的双眸,霸道嚣张的开口…

4___

“卡米尔…

跟我走,

3___

野兽不须要金丝雀的鸟笼。”

2___

紫色与蓝色相互辉映入彼此的眼帘,宛如回到过去,雷狮不犹豫的拉住卡米尔的手,成为他的庇护。

1___

足够了,那道光,依然为他璀璨着。

0___

*

Aotu Bar(凹凸酒吧)

午夜时刻是酒吧里客人最多的时候,灯光闪烁着暧昧的颜色,打在舞池中扭腰摆臀的年轻人们,象是在歌颂青春,夜晚才刚刚开始……

安迷修摇晃着手中的Angel's kiss撑着头,被拉松的领带勉强还挂在脖子上,平日一丝不苟的白衬衫也有些许的皱痕,袖子被挽了起来,连西装外套也随意的搭在椅背上,惨淡的盯着眼前的酒杯说着:“恶党…为什么艾比小姐都没发现我对她的深情啊…”。安迷修的口气中带点了哀伤与无奈。

雷狮不是第一次来酒吧,但肯定是他第一次被安迷修拉来酒吧,第一次看到安迷修颓然成这副德性,雷狮本人并不讶异。

他拿起了他那杯Blue Hawaii抿了一口,放下,想着:“太甜了。”,才悠悠的回应安迷修:“与其窝囊的窝在这里,倒不如直接去和她表明,她可没你想的有多机灵。”

隔壁的安迷修没回应,“……”雷狮侧着身,看向安迷修,才发现他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雷狮无所谓的耸了耸肩。

突然间,打破了几秒的沉静,调酒师为雷狮上了一杯酒,小声的说:“您隔壁的小姐请您的Between The Sheets,请慢用。”

雷狮眼神望旁边一扫,隔了他两个位子有一个身形姣好的女人,栗色长髮及腰,鲜艳的大红色胭脂弯起,橘黄色的眼眸暧昧不清的看着雷狮,侧着身,自信的将妩媚诱人的弧度展现在雷狮面前,她,是极品中的极品。

雷狮嗤笑,我可没兴趣。

雷狮拿起面前的那杯Between The Sheets一睨,一口气喝完,恶趣味的发笑,勾勾手指,叫来调酒师,倾身,小声的对他说了一句话……

───“帮我回一杯B52”

不久,出现在那位妖艳女子前面的是一杯深褐色的酒,那女人的表情,可说是非常的惊艳,像是没有受过这种被男人拒绝的待遇,红着脸,瞪向雷狮,踩着她那双鲜红的高跟鞋转身就走。

“无聊。”雷狮近乎不带感情的说着。

他爱着的只有他的那位小堂弟…那个比天空还蔚蓝,比海洋还湛蓝那双眼睛,而拥有让雷狮喜爱的那双眼眸深处有他爱着的灵魂,无法自拔,我们将这种感情称为“爱”……

卡米尔───

“呦、雷狮,你旁边的渣渣是怎样。”嘉德罗斯带着他那一贯傲慢的口吻,慢慢的向雷狮走过了。

回忆嘎然而止。

嘉德罗斯坐到雷狮的身旁:“说吧!找我有什么事,太无聊的我可没兴趣。”十六岁的圣空领导者,拥有的时间太多了。

雷狮从西装口袋抽出一张纸丢给了嘉德罗斯,眼神一暗,“我需要你去击垮雷王星,我那没有用的老家。”

嘉德罗斯撇了雷狮一眼,拿起了那张写满雷家地下交易的种种细项,看了看,每一项都足够在牢狱中度过一辈子,然后丢回桌上。接着拿起刚放到他面前的冰可乐,喝了一大口,才开口道:“我帮你击垮又有什么好处?听起来只有你坐享其成,我可不做白工的。”

雷狮慢慢的说着:“那栋房子尽头的实验室里…有你一直在找的资料,不吃亏的,我知道你就少那份文件,才能解决你现在手头的事情。”

“呦、学会了四脚蛇的把戏吗…不过,挺有趣的!我就接下了,可别让我失望啊~”嘉德罗斯扔下这句话後,转身挥了挥手潇洒的走了。

雷狮知道,这场狩猎的赢家肯定归自己了。

突然间,安迷修的手机响起,打破了雷狮周围沉默的空气,来电显示的正是安迷修心心念念的艾比,雷狮玩味的笑了笑想着:“还不是挺关心他的吗。”,接了起电话,还未开口,对方马上就生气的说:“你这没马的骑士那么晚了还不回来,就算不回来也不打电话跟我说一声,我也是会担心你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的好吗!”她艾比非常愤怒的一口气说完整句话,原因无他,她已经在客厅坐等了安迷修整晚,却连点安迷修的渣的没看到,能不生气才怪。

口气里带着调笑的口吻道:“喂、小鬼,再不过来,你家安迷修可要被其他女人拐去啰。”雷狮的恶趣味又跑了出来,还看了看已经醉倒在桌子上的安迷修一眼。

艾比依旧怒气不减,还有越烧越旺的趋势,“雷、雷狮?你们是在哪里?为什么那个傻逼骑士…”。雷狮快速的打断了艾比的话,“凹凸酒吧,要来不来随便妳,十分钟后我就不管他了。”雷狮想着:“如果还不开窍我也没办法了。”幸好,艾比马上回应,“你等我,我马上就到!!”仔细一听,她的口气中还带点了…‘嫉妒’的因子存在。

艾比或许有感受到安迷修对她的感情,但有时候看到他对其他女性也是如此,还是会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太自作多情了,盲目与不安,若有若无的感情,交织在一起,那就成了所谓的暧昧……。

雷狮在这空档中,拿起了手机,拨出了卡米尔的电话,第二声响起时,就被卡米尔接起来了,“大哥?”带着刚睡醒时特有的沙哑声线。

雷狮有些愧疚吵醒了卡米尔,“你睡了?”但是不知为何心中闪过一丝丝小失落,他以为卡米尔会等着他回家……。

卡米尔揉了揉眼睛,还是带点那沙哑的嗓子道:“不小心睡着了,大哥喝酒了?我去接您!”边说着边从沙发上起身,穿起了外套来。

从卡米尔的话中,找出了答案,他在等待着他回家,得出了答案的雷狮,内心泛过一丝温暖:“好,我等你。”那是一种不须要言语的信赖,只有对…卡米尔。

他刹那之间闪过的失落,可能只是单纯的羡慕安迷修有着艾比的等待,而现在他不用羡慕了,他早就拥有了比他们更深的羁绊。

挂掉电话的同时,他看到慌张跑了进来的艾比,笑了笑,心想:“去你的暧昧。”艾比的表情,分明是一个嫉妒的女人该有的神情……

艾比压下生气和担心的心情到道:“…今天…谢谢,安迷修我先带走了…”艾比艰难的扶起安迷修,向雷狮点了点头示意,然后跌跌撞撞的走出了凹凸酒吧。他盯着他们的背影想:“何必当初兜了那么多圈子,这会不是成功了吗。”

而雷狮还在等着他的卡米尔。彷若湖面上单一隻的鸳鸯等待着姗姗来迟的爱人,为你,我只为你。

他喝起了那杯已经不冰的Blue Hawaii,“我也想…嚐嚐你的味道…”雷狮那降紫色的眼眸变了深沉,想抓住那最好的时机,让他的全部都变成自己的。

卡米尔一进店扫了厂内一眼马上就走发现了雷狮那引人注目的背影才,然后缓缓的向那个方向走去。左手撑着桌子、腰微微一弯,两人非常贴近,他随即小声的喊了:“雷狮大哥。”被压低的声音,暧昧的雰围,以及渐渐升温的……

耳边响起熟悉的声音,将雷狮从想象中脱离,抬起头,两人的眼神对上,融入了对方的颜色,望你一眼,让我跌入了你的世,他们都是一样的,一样的爱。

雷狮缓缓的开口:“你来啦。”一点拉开距离的意思也没有,引人遐想,温度还在他们身边持续蔓延,淡淡的甜酒香,微醺。雷狮搂住了卡米尔的腰,让他更贴近自己,“你说,喜欢和爱又有什么区别?”他的热气打在卡米尔的耳边,而他的气息全吐在雷狮的颈侧,空气沸腾。

卡米尔擅长控制情绪,而原来遇上雷狮时,这些伪装都是没有用的。微微发红的耳尖,有些手足无措,强压下内心的悸动,正要应答时,雷狮突然一个用力,卡米尔整个人被雷狮抱在怀中,更加肆无忌惮的咬耳朵:“如果你喜欢一朵花,会将它摘下;如果你爱一朵花,你会为它浇水。我知道你爱我。”雷狮捅破了那层薄纸,不想再等待了,不满足现在的距离,还要在更进,直到零距离。

卡米尔有些紧张,虽然看不到雷狮的表情,但他知道雷狮肯定在笑…。有些无措的开口道:“大哥我……”

雷狮打断了卡米尔要说的话,温柔的说着:“然而我也爱你。”

卡米尔将头埋在雷狮颈肩,闷闷的说:“我以为我藏的很好…”

雷狮将卡米尔抱的更紧,笑了笑,“因为我了解全部的你,如果我不说,你永远也不会捅破这张薄薄的纸。”

“雷狮,我爱你。”

“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

*

之后的之后故事还在持续着,事情为摆平,另一边事端又被挑起。他们还是一如既往,唯有不同的是他们彼此之间已经是零距离。

“我想你也不喜欢俗艳的999朵红色玫瑰和俗艳的表白吧,但是该有的流程我可不会少。”

塞到卡米尔手上的是一束蓝紫色玫瑰,来不及去算。

很甜,雷狮如愿的嚐的了那甘甜的滋味;很纯,不带侵略的亲吻,那是一种确认。

“我爱你,至死不渝。”

40朵玫瑰花──





                                                                                    fin______



我知道裡面還有很多事情沒有交代,不知道會不會很唐突?我想呈現的是他們的故事還沒有結束,會一直持續下去,他們沒有結局的感覺。想要他們有那種純純初戀的感覺吧。謝謝停下來觀看我這個新手的作品。

*Aston Martin DB11 V8:阿斯頓.馬丁,我覺得挺適合雷總的一部車子,這個型號是跑車。

*Angel's Kiss(天使之吻):我希望跟妳展開一段純純的戀情。

*Blue Hawaii(藍色夏威夷) :藍色柑香酒代表湛藍的海洋混和這冰塊海洋,果汁甜味則代表著夏威夷的微風細語。其實沒有特別的含義!

*Between The Sheet(床第之間):來到我的床上吧

*B52(轟炸機):拒絕對方的酒

*40朵玫瑰有至死不渝的意思,我覺得挺浪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