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飘雪

雷卡不拆不逆 骨科很棒 有些潔癖……(,,・ω・,,)

我是灣家人:3

會為了自己快樂,也會讓懂我的人快樂。

[雷卡]四十朵玫瑰

快乐的骨科 雷王星骨科恋超级棒

*年龄操作有。

雷×卡   微 安艾

ooc属于我

••••••••••••••••••••••••••••••••••••••••••••••••••••••••••••••••••

*正文

你说,上帝为什么要给予我们那么多的感情?我并不是不在乎,而是用情过剩的我……该如何去宣泄、 去表达我对你渴求的爱慕?

*

盛夏,炙热的太阳、升温的海水、溶化的冰棒,呼吸着温热的空气,羞涩的牵着对方微微发汗的手,交织着青涩的恋情,这些是高中生刚萌芽的初恋;但这都和卡米尔没有关系,他停下脚步,头微微一抬,打开手,投射下的阴影为他挡住刺眼的太阳,近乎呢喃的对着自己说:“已经是…夏天了吗…?”失神的片刻,貌似平静的没有烦恼,只有他知道…压抑过剩的情感,像头野兽般撞击着他的心房。

“卡米尔”雷狮慵懒的靠坐在他那辆白色Aston Martin DB11 V8,悠悠的叫着卡米尔的名字,脸上的傲气不减,嘴角勾起的弧度也有些狂傲,或许他自己也不知道,他为数不多的温柔以及耐心都给了正向他走过来的小堂弟。

“大哥”卡米尔站在雷狮的面前回应着,就算内心的情感再膨胀,长年来的处变不惊、冷静的表情,也足够在面对雷狮时形成一种「安全」的屏障,他们都是沉迷在这场游戏的当局者。

“下午有课吗?和我一起去应付家里那些不自量力的老头们。”雷狮带点轻挂的口吻,又眯起那双像承载着宇宙勾人的紫色眼眸道:“我可不须要那些无能的杂碎,上车吧 卡米尔。”雷狮前面的话语带点了嘲讽般的口吻,又转回强势温柔的语气叫卡米尔上车。

卡米尔沉默的拉开车门,坐了进去,关上,沉默了半分钟才回应了刚坐到驾驶座上的雷狮,平静的道:“下午没课了,老家那里捅出了什么大事,需要大哥去插手?”

雷狮嗤笑,“小人物而已,我要的只是后面那些他们认为不重要的交易,真可笑。”

卡米尔看向雷狮:“大哥,别小看他们,为什么小人物还需要你的出面?”他皱起了眉头。

雷狮轻笑的说:“嘉德罗斯,代号God,别想太多,我不会动手的,没必要为了他们,打破我们几个微妙的势力。”卡米尔依然皱着眉头道:“那您要怎么应付老家的那群人?他们也不是那么好唬弄过去的。”

奔驰的跑车,停在了正在倒数秒数的红灯下,还有五秒,足够雷狮说完他那让卡米尔动容的话语,雷狮不做无法兑现的承诺。

5___

他勾起嘴角,止不住的璨笑,他的柔软只有他碰的到,望向那抹比天空还蔚蓝的双眸,霸道嚣张的开口…

4___

“卡米尔…

跟我走,

3___

野兽不须要金丝雀的鸟笼。”

2___

紫色与蓝色相互辉映入彼此的眼帘,宛如回到过去,雷狮不犹豫的拉住卡米尔的手,成为他的庇护。

1___

足够了,那道光,依然为他璀璨着。

0___

*

Aotu Bar(凹凸酒吧)

午夜时刻是酒吧里客人最多的时候,灯光闪烁着暧昧的颜色,打在舞池中扭腰摆臀的年轻人们,象是在歌颂青春,夜晚才刚刚开始……

安迷修摇晃着手中的Angel's kiss撑着头,被拉松的领带勉强还挂在脖子上,平日一丝不苟的白衬衫也有些许的皱痕,袖子被挽了起来,连西装外套也随意的搭在椅背上,惨淡的盯着眼前的酒杯说着:“恶党…为什么艾比小姐都没发现我对她的深情啊…”。安迷修的口气中带点了哀伤与无奈。

雷狮不是第一次来酒吧,但肯定是他第一次被安迷修拉来酒吧,第一次看到安迷修颓然成这副德性,雷狮本人并不讶异。

他拿起了他那杯Blue Hawaii抿了一口,放下,想着:“太甜了。”,才悠悠的回应安迷修:“与其窝囊的窝在这里,倒不如直接去和她表明,她可没你想的有多机灵。”

隔壁的安迷修没回应,“……”雷狮侧着身,看向安迷修,才发现他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雷狮无所谓的耸了耸肩。

突然间,打破了几秒的沉静,调酒师为雷狮上了一杯酒,小声的说:“您隔壁的小姐请您的Between The Sheets,请慢用。”

雷狮眼神望旁边一扫,隔了他两个位子有一个身形姣好的女人,栗色长髮及腰,鲜艳的大红色胭脂弯起,橘黄色的眼眸暧昧不清的看着雷狮,侧着身,自信的将妩媚诱人的弧度展现在雷狮面前,她,是极品中的极品。

雷狮嗤笑,我可没兴趣。

雷狮拿起面前的那杯Between The Sheets一睨,一口气喝完,恶趣味的发笑,勾勾手指,叫来调酒师,倾身,小声的对他说了一句话……

───“帮我回一杯B52”

不久,出现在那位妖艳女子前面的是一杯深褐色的酒,那女人的表情,可说是非常的惊艳,像是没有受过这种被男人拒绝的待遇,红着脸,瞪向雷狮,踩着她那双鲜红的高跟鞋转身就走。

“无聊。”雷狮近乎不带感情的说着。

他爱着的只有他的那位小堂弟…那个比天空还蔚蓝,比海洋还湛蓝那双眼睛,而拥有让雷狮喜爱的那双眼眸深处有他爱着的灵魂,无法自拔,我们将这种感情称为“爱”……

卡米尔───

“呦、雷狮,你旁边的渣渣是怎样。”嘉德罗斯带着他那一贯傲慢的口吻,慢慢的向雷狮走过了。

回忆嘎然而止。

嘉德罗斯坐到雷狮的身旁:“说吧!找我有什么事,太无聊的我可没兴趣。”十六岁的圣空领导者,拥有的时间太多了。

雷狮从西装口袋抽出一张纸丢给了嘉德罗斯,眼神一暗,“我需要你去击垮雷王星,我那没有用的老家。”

嘉德罗斯撇了雷狮一眼,拿起了那张写满雷家地下交易的种种细项,看了看,每一项都足够在牢狱中度过一辈子,然后丢回桌上。接着拿起刚放到他面前的冰可乐,喝了一大口,才开口道:“我帮你击垮又有什么好处?听起来只有你坐享其成,我可不做白工的。”

雷狮慢慢的说着:“那栋房子尽头的实验室里…有你一直在找的资料,不吃亏的,我知道你就少那份文件,才能解决你现在手头的事情。”

“呦、学会了四脚蛇的把戏吗…不过,挺有趣的!我就接下了,可别让我失望啊~”嘉德罗斯扔下这句话後,转身挥了挥手潇洒的走了。

雷狮知道,这场狩猎的赢家肯定归自己了。

突然间,安迷修的手机响起,打破了雷狮周围沉默的空气,来电显示的正是安迷修心心念念的艾比,雷狮玩味的笑了笑想着:“还不是挺关心他的吗。”,接了起电话,还未开口,对方马上就生气的说:“你这没马的骑士那么晚了还不回来,就算不回来也不打电话跟我说一声,我也是会担心你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的好吗!”她艾比非常愤怒的一口气说完整句话,原因无他,她已经在客厅坐等了安迷修整晚,却连点安迷修的渣的没看到,能不生气才怪。

口气里带着调笑的口吻道:“喂、小鬼,再不过来,你家安迷修可要被其他女人拐去啰。”雷狮的恶趣味又跑了出来,还看了看已经醉倒在桌子上的安迷修一眼。

艾比依旧怒气不减,还有越烧越旺的趋势,“雷、雷狮?你们是在哪里?为什么那个傻逼骑士…”。雷狮快速的打断了艾比的话,“凹凸酒吧,要来不来随便妳,十分钟后我就不管他了。”雷狮想着:“如果还不开窍我也没办法了。”幸好,艾比马上回应,“你等我,我马上就到!!”仔细一听,她的口气中还带点了…‘嫉妒’的因子存在。

艾比或许有感受到安迷修对她的感情,但有时候看到他对其他女性也是如此,还是会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太自作多情了,盲目与不安,若有若无的感情,交织在一起,那就成了所谓的暧昧……。

雷狮在这空档中,拿起了手机,拨出了卡米尔的电话,第二声响起时,就被卡米尔接起来了,“大哥?”带着刚睡醒时特有的沙哑声线。

雷狮有些愧疚吵醒了卡米尔,“你睡了?”但是不知为何心中闪过一丝丝小失落,他以为卡米尔会等着他回家……。

卡米尔揉了揉眼睛,还是带点那沙哑的嗓子道:“不小心睡着了,大哥喝酒了?我去接您!”边说着边从沙发上起身,穿起了外套来。

从卡米尔的话中,找出了答案,他在等待着他回家,得出了答案的雷狮,内心泛过一丝温暖:“好,我等你。”那是一种不须要言语的信赖,只有对…卡米尔。

他刹那之间闪过的失落,可能只是单纯的羡慕安迷修有着艾比的等待,而现在他不用羡慕了,他早就拥有了比他们更深的羁绊。

挂掉电话的同时,他看到慌张跑了进来的艾比,笑了笑,心想:“去你的暧昧。”艾比的表情,分明是一个嫉妒的女人该有的神情……

艾比压下生气和担心的心情到道:“…今天…谢谢,安迷修我先带走了…”艾比艰难的扶起安迷修,向雷狮点了点头示意,然后跌跌撞撞的走出了凹凸酒吧。他盯着他们的背影想:“何必当初兜了那么多圈子,这会不是成功了吗。”

而雷狮还在等着他的卡米尔。彷若湖面上单一隻的鸳鸯等待着姗姗来迟的爱人,为你,我只为你。

他喝起了那杯已经不冰的Blue Hawaii,“我也想…嚐嚐你的味道…”雷狮那降紫色的眼眸变了深沉,想抓住那最好的时机,让他的全部都变成自己的。

卡米尔一进店扫了厂内一眼马上就走发现了雷狮那引人注目的背影才,然后缓缓的向那个方向走去。左手撑着桌子、腰微微一弯,两人非常贴近,他随即小声的喊了:“雷狮大哥。”被压低的声音,暧昧的雰围,以及渐渐升温的……

耳边响起熟悉的声音,将雷狮从想象中脱离,抬起头,两人的眼神对上,融入了对方的颜色,望你一眼,让我跌入了你的世,他们都是一样的,一样的爱。

雷狮缓缓的开口:“你来啦。”一点拉开距离的意思也没有,引人遐想,温度还在他们身边持续蔓延,淡淡的甜酒香,微醺。雷狮搂住了卡米尔的腰,让他更贴近自己,“你说,喜欢和爱又有什么区别?”他的热气打在卡米尔的耳边,而他的气息全吐在雷狮的颈侧,空气沸腾。

卡米尔擅长控制情绪,而原来遇上雷狮时,这些伪装都是没有用的。微微发红的耳尖,有些手足无措,强压下内心的悸动,正要应答时,雷狮突然一个用力,卡米尔整个人被雷狮抱在怀中,更加肆无忌惮的咬耳朵:“如果你喜欢一朵花,会将它摘下;如果你爱一朵花,你会为它浇水。我知道你爱我。”雷狮捅破了那层薄纸,不想再等待了,不满足现在的距离,还要在更进,直到零距离。

卡米尔有些紧张,虽然看不到雷狮的表情,但他知道雷狮肯定在笑…。有些无措的开口道:“大哥我……”

雷狮打断了卡米尔要说的话,温柔的说着:“然而我也爱你。”

卡米尔将头埋在雷狮颈肩,闷闷的说:“我以为我藏的很好…”

雷狮将卡米尔抱的更紧,笑了笑,“因为我了解全部的你,如果我不说,你永远也不会捅破这张薄薄的纸。”

“雷狮,我爱你。”

“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

*

之后的之后故事还在持续着,事情为摆平,另一边事端又被挑起。他们还是一如既往,唯有不同的是他们彼此之间已经是零距离。

“我想你也不喜欢俗艳的999朵红色玫瑰和俗艳的表白吧,但是该有的流程我可不会少。”

塞到卡米尔手上的是一束蓝紫色玫瑰,来不及去算。

很甜,雷狮如愿的嚐的了那甘甜的滋味;很纯,不带侵略的亲吻,那是一种确认。

“我爱你,至死不渝。”

40朵玫瑰花──





                                                                                    fin______



我知道裡面還有很多事情沒有交代,不知道會不會很唐突?我想呈現的是他們的故事還沒有結束,會一直持續下去,他們沒有結局的感覺。想要他們有那種純純初戀的感覺吧。謝謝停下來觀看我這個新手的作品。

*Aston Martin DB11 V8:阿斯頓.馬丁,我覺得挺適合雷總的一部車子,這個型號是跑車。

*Angel's Kiss(天使之吻):我希望跟妳展開一段純純的戀情。

*Blue Hawaii(藍色夏威夷) :藍色柑香酒代表湛藍的海洋混和這冰塊海洋,果汁甜味則代表著夏威夷的微風細語。其實沒有特別的含義!

*Between The Sheet(床第之間):來到我的床上吧

*B52(轟炸機):拒絕對方的酒

*40朵玫瑰有至死不渝的意思,我覺得挺浪漫的!